春季网 > 生活 > 休闲 > >

全文在线阅读

2019-03-15春季网 正體
分享到:
上海为了

春季网小编发布于休闲栏目,一定要分享本文哦!

上海为了'节省天光',将所有的时钟都拨快了一个小时,然而白公馆里说:'我们用的是老钟。'他们的十点钟是人家的十一点。他们唱歌唱走了板,跟不上生命的胡琴。

胡琴咿咿呀呀拉着,在万盏灯的夜晚,拉过来又拉过去,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——不问也罢!……胡琴上的故事是应当由光艳的伶人来扮演的,长长的两片红胭脂夹住琼瑶鼻,唱了,笑了,袖子挡住了嘴……然而这里只有白四爷单身坐在黑沉沉的破阳台上,拉住胡琴。

正拉着,楼底下门铃响了。这在白公馆是件稀罕事。按照从前的规矩,晚上绝对不作兴出去拜客。晚上来了客,或是平空里接到一个电报,那除非是天字第一号的紧急大事,多半是死了人。

四爷凝神听着,果然三爷三奶奶四奶奶一路嚷上楼来,急切间不知他们说些什么。阳台后面的堂屋里,坐着六小姐,七小姐,八小姐,和三房四房的孩子们,这时都有些皇皇然。四爷在阳台上,暗处看亮处,分外眼明,只见门一开,三爷穿着汗衫短裤,揸开两腿站在门槛上,背过手去,啪啦啪啦扑打股际的蚊子,远远的向四爷叫道:'老四你猜怎么着?六妹离掉的那一位,说是得了肺炎,死了!'四爷放下胡琴往房里走,问道:'是谁来给的信?'三爷道:'徐太太。'说着,回头用扇子去撵三奶奶道:'你别跟上来凑热闹呀!徐太太还在楼底下呢,她胖,怕爬楼。你还不去陪陪她!'三奶奶去了,四爷若有所思道:'死的那个不是徐太太的亲戚么?'三爷道:'可不是。看这样子,是他们家特为托了徐太太来递信给我们的,当然是有用意的。'四爷道:'他们莫非是要六妹去奔丧?'三爷用扇子柄刮了刮头皮道:'照说呢,倒也是应该……'他们同时看了六小姐一眼。白流苏坐在屋子的一角,慢条斯理绣着一只拖鞋,方才三爷四爷一递一声说话,仿佛是没有她发言的余地,这时她便淡淡地道:'离过婚了,又去做他的寡妇,让人家笑掉了牙齿!'她若无其事地继续做她的鞋子,可是手指头上直冒冷汗,针涩了,再也拔不过去。

三爷道:'六妹,话不是这么说。他当初有许多对不起你的地方,我们全知道。现在人已经死了,难道你还记在心里?他丢下的那两个姨奶奶,自然是守不住的。你这会子堂堂正正地回去替他戴孝主丧,谁敢笑你?你虽然没生下一男半女,他的侄子多着呢?随你挑一个,过继过来。家私虽然不剩什么了,他家是个大族,就是拨你看守祠堂,也饿不死你母子。'白流苏冷笑道:'三哥替我想得真周到!就可惜晚了一步,婚已经离了这么七八年了。依你说,当初那些法律手续都是糊鬼不成?我们可不能拿着法律闹着玩哪!'三爷道:'你别动不动就拿法律来唬人!法律呀,今天改,明天改,我这天理人情,三纲五常,可是改不了的!你生是他家的人死是他家的鬼,树高千丈,叶落归根——'流苏站起身来道:'你这话,七八年前为什么不说?'三爷道:'我只怕你多了心,只当我们不肯收容你。'流苏道:'哦?现在你就不怕我多心了?你把我的钱用光了,你不怕我多心了?'三爷直问到她脸上道:'我用了你的钱?我用了你几个大钱?你住在我们家,吃我们的,喝我们的,从前还罢了,添个人不过添双筷子,现在你去打听打听看,米是什么价钱?我不提钱,你倒提起钱来了!'

四奶奶站在三爷背后,笑了一声道:'自己骨肉,照说不该提钱的话。提起钱来,这话可就长了!我早就跟我们老四说过——我说:老四,你去劝劝三爷,你们做金子,做股票,不能用六奶奶的钱哪,没的沾上了晦气!她一嫁到婆家,丈夫就变成了败家子。回到娘家来,眼见得娘家就要败光了——天生的扫帚星!'三爷道:'四奶奶这话有理。我们那时候,如果没让她入股子,决不至于弄得一败涂地!'

流苏气得浑身乱颤,把一只绣了一半的拖鞋面子抵住了下颌,下颌抖得仿佛要落下来。三爷又道:'想当初你哭哭啼啼回家来,闹着要离婚,怪只怪我是个血性汉子,眼见你给他打成那个样子,心有不忍,一拍胸脯子站出来说:好!我白老三虽穷,我家里短不了我妹子这一碗饭!我只道你们少年夫妻,谁没有个脾气?大不了回娘家来住个三年五载的,两下里也就回心转意了。我若知道你们认真是一刀两断,我会帮着你办离婚么?拆散人家夫妻,这是绝子绝孙的事。我白老三是有儿子的人,我还指望他们养老呢!'流苏气到了极点,反倒放声笑了起来道:'好,好,都是我的不是!你们穷了,是我把你们吃穷了。你们亏了本,是我带累了你们。你们死了儿子,也是我害了你们伤了阴骘!'四奶奶一把揪住了她儿子的衣领,把他的头去撞流苏,叫道:'赤口白舌的咒起孩子来了!就凭你这句话,我儿子死了,我就得找你!'流苏连忙一闪身躲过了,抓住四爷道:'四哥你瞧,你瞧——你——你倒是评评理看!'四爷道:'你别急呀,有话好说,我们从长计议。三哥这都是为你打算——'流苏赌气摔开了手,一径进里屋去了。

里屋没点灯,影影绰绰的只看见珠罗纱帐子里,她母亲躺在红木大床上,缓缓挥动白团扇。流苏走到床跟前,双膝一软,就跪了下来,伏在床沿上,哽咽道:'妈。'白老太太耳朵还好,外间屋里说的话,她全听见了。她咳嗽了一声,伸手在枕边摸索到了小痰罐子,吐了一口痰,方才说道:'你四嫂就是这么碎嘴子!你可不能跟她一样的见识。你知道,各人有各人的难处。你四嫂天生的要强性儿,一向管着家,偏生你四哥不争气,狂嫖滥赌的,玩出一身病来不算,不该挪用了公帐上的钱,害得你四嫂面上无光,只好让你三嫂当家,心里咽不下这口气,着实不舒坦。你三嫂精神又不济,支持这份家,可不容易!种种地方,你得体谅他们一点。'流苏听她母亲这话风,一味的避重就轻,自己觉得好没意思,只得一言不发。白老太太翻身朝里睡了,又道:'先两年,动拼西凑的,卖一次田,还够两年吃的。现在可不行了。我年纪大了,说声走,一撒手就走了,可顾不得你们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你跟着我,总不是长久之计。倒是回去是正经。领个孩子过活,熬个十几年,总有你出头之日。'

正说着,门帘一动,白老太太道:'是谁?'四奶奶探头进来道:'妈,徐太太还在楼下呢,等着跟您说七妹的婚事。'白老太太道:'我这就起来。你把灯捻开。'屋里点上了灯,四奶奶扶着老太太坐起身来,伺候她穿衣下床。白老太太问道:'徐太太那边找到了合适的人?'四奶奶道:'听她说得怪好的,就是年纪大了几岁。'白老太太咳了一声道:'宝络这孩子,今年也二十四了,真是我心上一个疙瘩。白替她操了心,还让人家说我:她不是我亲生的,我存心耽搁了她!'四奶奶把老太太搀到外房去,老太太道:'你把我那儿的新茶叶拿出来,给徐太太泡一碗,绿洋铁筒子里的是大姑奶奶去年带来的龙井,高罐儿里的是碧螺春,别弄错了。'四奶奶一面答应着,一面叫喊道:'来人哪!开灯哪!'只听见一阵脚步响,来了些粗手大脚的孩子们,帮着老妈子把老太太搬运下楼去了。

每日一笑

 

原文: 全文在线阅读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:黑人与白人的故事

下一篇:信用风险持续暴露 第三方理财公司在“囧途”

相关阅读

不敢上厕所的原因

2019-03-12

昨天听台湾法师讲,说她小时候姊妹多家穷,冬天烧不起柴火,晚上蜷缩在被窝里,电费贵,晚上用手电筒起夜上厕所,一般

丘处机是全真教第一高手,他是何时去世的?郭靖

2019-03-09

对于金庸武侠小说《射雕英雄传》,我们一定知道全真教,这个门派的创建者是王重阳,也是华山论剑的第一,全真教是江湖

中国各朝代军服样式,明朝威武,宋朝笨重

2019-03-11

西周军服公元前11世纪末,周武王击溃了商纣王的军队,建立了西周王朝。西周是青铜台铸发达时期,铠甲已经向金属材料发

荤段子笑话 经典夫妻好听的段子

2019-03-15

甜蜜的小夫妻正在床上聊天。老婆对老公撒娇的说 :给我讲一个荤段子吧!增加点情趣吧! 老公想了想,随后摸着老婆的胸

你说谁重要

2019-03-12

老公:你总是买衣服,挣点钱都花在衣服上了。老婆一拍桌子:衣服错过了就没有了,钱没有了你还可以挣回来!你说谁重要

黑皮肤的好处

2019-03-12

小玲五岁了,长的随父亲,虽说是细眉大眼,五官端正,但皮肤较黑。一次逗小玲玩:“你母亲那么白,你怎么这么黑呀?”